2017年我院大肠埃希菌的临床分布和耐药性分析

时间:2019-11-27 15:44 来源:当代医学 作者:庹康秀,彭美

论著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白云医院药剂科,贵州  贵阳  550014

 

摘要: 目的  了解我院2017年临床上大肠埃希菌对抗菌药物的耐药性变化趋势,探讨细菌耐药性以及防治措施,为合理用药提供使用依据。方法  采用回顾性分析方法收集了该院2017年各科室的大肠埃希菌的菌株分布及耐药情况,并对结果进行统计分析讨论。结果  我院2017年共检测出大肠埃希菌514株,标本主要来自尿液(363株,占70.63%),其次为血液/骨髓(70株,13.62%);科室主要分布为:泌尿外科(99株,19.26%),普外科(459.92%)骨外科(35株,8.75%);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菌株为299株(占58.17%)。大肠埃希菌对氨苄西林耐药率为88.52%、头孢唑林的耐药率为84.76%,两种的耐药性为最高,对厄他培南、亚胺培南耐药率0%,敏感率最高为100%结论  我院大肠埃希菌的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的阳性率较高,需严格管理和加强对坑菌药物的合理使用,并高度重视医院感染的防治措施和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大肠埃希菌的连续监测,有助于控制大肠埃希菌耐药性的形成与扩散,进一步提高对抗菌药物监测的重要意义。

关键词: 大肠埃希菌、抗菌药物、耐药分析

The distribution and drug resistance of escherichia coli in our hospital in 2017

 Tuo Kangxiu, Peng Mei
(Department of Pharmacy, Baiyun Hospital Affiliated to Guizhou Medical University, Guiyang, Guizhou, 550014,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trend of resistance of escherichia coli to antimicrobial agents in my hospital  in 2017, to explore bacterial resistance and control measures, to provide the basis for clinical drug use. Methods  The distribution and drug resistance of escherichia coli in each department of the hospital in 2017 were analyzed retrospectively, and the results were analyzed and discussed. Results  In 2017, 514strains of  Escherichia coli were detected in our hospital, the specimens were mainly from urine (363 strains, 70.36%), second blood/bone marrow (70 plants,13.62%); The department is mainly distributed: urology (99strains, 19.26%)geberal (45,9.92%)bone surgery (35,8.75%); there were 299 strains of ESBLs (58.17%)The resistance rate of escherichia coli to ampicillin and cefazolin was 88.52%,84.76%, and drug resistance was the highest, the drug resistance rate was 0% for eritrea  and imipenan. Conclusion  Strengthening the management and standardization of antimicrobial agents, high attention was paid to th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hospital infection and the continuous monitoring of  ESBLs, it can help to control the formation and diffusion of escherichia coli resistance, and further improve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monitoring of antimicrobial drugs.

Key words: Escherichia coli; Antimicrobial agents; Analysis of drug resistance

 

大肠埃希菌是医院感染的主要病菌,属于肠杆菌科中的革兰阴性杆菌,在送检的标本中占的比例较高。它在人体和动物的肠道内寄存,一般不会导致人体自身生病,只有在人体免疫力较低的时候,侵入到肠外组织器官转变为致病菌,引发一系列的感染,例如泌尿系统感染、呼吸道感染、腹膜炎、甚至败血症等。[1]但随着抗菌药物种类在临床上的增多和广泛的应用,抗菌药物的频繁更换和联合使用极易造成耐药菌株的产生,导致了大肠埃希菌的耐药性不断的增强,耐药菌株不断形成及扩散,给临床上的治疗带来了极大挑战。[2]为此,现将我院20171-12月大肠埃希菌的耐药资料和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为临床治疗和合理用药提供科学依据。

材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收集本院2017年全院门诊及住院患者送检标本14069份,共分离出的大肠埃希菌共514 株,标本分别来自于血液/骨髓 、尿液、分泌物 、胸水/腹水 脓液、伤口拭子、引流液、灌洗液、胆汁、导管、穿刺液、其它等。

1.2  标本采集  各种标本均由临床临床医生按规定采集。采集标本后立即送检。

1.3  药敏试验  菌株分离与鉴定需按临床检验操作规程进行,采用法国生物梅里埃公司生产的VITEA-2全自动微生物分析仪对送检标本进行鉴定,并用以其配套的药敏卡对已检查出的病原菌菌种做药敏试验,得出耐药率。

1.4  统计方法  运用Excel软件归纳整理从本院的HIS系统中得到检测出的病原菌,按照病原菌种类、临床标本类型、在各个科室的分布、常见病原菌对抗菌药物的耐药情况分类,以便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

2.1  大肠埃希菌的来源  从本院HIS系统收集标本总数为14069份,送检标本阳性数例为1206株,得到该院病原菌的分布情况,检测出大肠埃希菌为主要的病原菌,总数为514株,占(42.62%),主要来源于尿液(363株,70.63%)标本为首位,其次为血液/骨髓(70株,13.62%)、痰液(22株,4.28%),见表1

1  大肠埃希菌的来源

临床标本

株数

构成比(%

尿液

363

70.63

血液/骨髓

70

13.62

痰液

22

4.28

分泌物

20

3.89

脓液

7

1.36

其他

32

6.22

合计

514

100.00

 

2.2  科室的分布情况  从本院各科室送检的标本中,大肠埃希菌分布前十的临床科室分别为泌尿外科(19.26%),其次为普外科(9.92%),骨外科(8.75%),见表2

 

2  大肠埃希菌在各临床送检的标本及构成比(%

科室

株数

构成比

泌尿外科

99

19.26

普外科

51

9.92

骨外科

45

8.75

内分泌科

35

6.81

神经内科

32

6.23

妇产科

31

6.03

肝胆外科

28

5.45

肾内科

26

5.06

消化内科

24

4.67

介入科

24

4.67

神经外科

20

3.89

其他科室

99

19.26

合计

514

100

 

2.3  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 )的菌株阳性率  共检测出514株大肠埃希菌,其中检出产ESBLs 的有299株,阳性率为58.17%

2.4  大肠埃希菌对常用抗抗菌药物的药敏结果  大肠埃希菌耐药率较高的为氨苄西林88.52%,头孢唑林84.76%、头孢曲松62.65%、环丙沙星60.51%、氨苄西林舒巴坦68.29%、左氧氟沙星59.14%、复方新诺明52.72耐药率均>50%,需考虑药敏结果使用。对头孢他啶28.40%、妥布霉素15.37%、头孢吡肟21.21%、头孢替坦2.14%、阿米卡星1.36%、呋喃妥因1.56%、哌拉西林他唑巴坦2.53%、头孢哌酮舒巴坦3.00%有较高的敏感性,耐药率均<30%,大肠埃希菌对厄他培南耐药率和亚胺培南的耐药率都为0%,见表3

 

大肠埃希菌对常用抗菌药物的敏感率和耐药率(%

抗菌药物

耐药率(%

中介(%

敏感(%

氨苄西林

88.52

4.23

7.25

头孢唑林

84.76

2.89

12.35

头孢曲松

62.65

2.79

34.56

复方新诺明

52.72

1.25

46.03

环丙沙星

60.51

2.34

37.15

氨苄西林舒巴坦

68.29

14.73

16.98

左氧氟沙星

59.14

1.42

39.44

庆大霉素

47.86

1.23

50.91

氨曲南

42.02

1.75

56.23

头孢他啶

28.40

2.55

69.05

妥布霉素

15.37

33.33

51.30

头孢吡肟

21.21

11.83

66.96

头孢替坦

2.14

3.48

94.38

阿米卡星

1.36

1.89

96.75

呋喃妥因

1.56

8.74

89.70

哌拉西林他唑巴坦

2.53

3.22

94.25

头孢哌酮舒巴坦

3.00

19.55

77.45

厄他培南

0

0

100.00

亚胺培南

0

0

100.00

讨论

病原菌是一种引起疾病的微生物,它能产生致病物质,造成宿主感染。[3]从本院送检的标本中分离得到最多的病原菌为大肠埃希菌514株。从表1、表2可得到,大肠埃希菌已成为医院感染的重要病原体之一,其广泛分布于临床标本中,尤以尿液标本中检出率最高,检出率为70.63%。有文献报道[4],肠杆菌科细菌中大肠埃希菌属于革兰氏阴性杆菌,是泌尿外科中泌尿道感染最重要的病原菌。有两方面导致大肠埃希菌成为主要感染病原菌:一方面,大肠埃希菌表面的伞状物和菌毛可与尿路上皮细胞牢固结合,使输尿管蠕动减弱并扩张,尿液不能冲走细菌,故细菌的黏附性是导致大肠埃希菌尿路感染的重要原因。另一方面是患者住院时间长,抵抗能力下降,大量使用抗菌药物也是大肠埃希菌引起感染的主要原因,所以临床使用抗菌药物应结合患者的实际情况和临床的经验性治疗合理使用药物,避免滥用抗菌药物。

尿路感染在泌尿科有较高的发生率,占比19.26%,其主要是因为泌尿外科自身的疾病,如前列腺增生、尿石症等容易诱发尿路感染,此外泌尿科的诊疗方法(如膀胱镜、导尿等)破坏了尿道、膀胱黏膜屏障功能和收缩功能也导致细菌粘附逆行感染。[5-6]根据相关指南和药理学特点,具有抗菌谱广、耐酶和毒性低三代头孢菌素是泌尿外科常用抗菌药物。

随着第三、四代头孢菌素的广泛、长期、大量使用,容易诱导肠杆菌属(如大肠埃希菌)产生超广谱β-内酰胺酶,从而使病原菌对青霉素类、头孢菌素类的耐药率不断增加。在本院送检的标本中,共分离出了514株大肠埃希菌,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的有299株,非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的有215株。大肠埃希菌是临床最常见的一种耐药菌。肠杆科细菌对β-内酰胺类抗菌药耐药的主要机制是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该酶是质粒介导的最主要β-内酰胺类抗菌药物水解酶。细菌的耐药机制主要包括基因水平遗传学和蛋白质水平机制。染色体和基因突变是细菌耐药性产生的基础,质粒的产生和传播使细菌的耐药性得到扩散。[7]大肠埃希菌通过染色体的突变、质粒的介导产生β-内酰胺酶,它可以水解6-氨基青霉烷酸(6-APA)、N-酰基衍生物及7-氨基头孢烷酸(7-ACA)分子中的β-内酰胺键,降解抗菌药物的β-内酰胺环,使其失去活性,无法与作用靶点结合,从而使抗生素治疗失败。[8]根据报道,[9]我国临床分离的大肠埃希产生的广谱β-内酰胺酶(ESBL)主要为XM14CTXM15基因型。这些耐药基因常由质粒介导,可在不同菌株、不同科室、不同地区间传播,ESBLs 的产生和播散是导致多药耐药和医院内源性感染,且产酶菌的耐药率和中介率均较非产酶菌高。为了减少多重耐药株的产生,应监测我院肠杆菌科大肠埃希菌的分布特点及耐药性变化情况,并对全院临床常见病原菌的分布及耐药性进行分析,临床医生应关注本院病原菌对常用抗菌药物的耐药情况,合理的选用抗菌药物。除此之外,医院应加强对产酶株的检测和医院感染防控措施,以防止其播散。

本研究结果显示,我院所使用的多种临床常用的抗菌药物均已对分离的大肠埃希菌无效。按照《卫生部办公厅关于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10],对主要病原菌耐药率>75%或天然耐药,应暂停使用;在50%<耐药率≤75%,应参考药敏结果使用,在40%<耐药率≤50%,应谨慎使用,在30%<耐药率≤40%,应预警,只有当耐药率≤30%时可经验用药。[11]目前本院分离的大肠埃希菌对氨苄西林、头孢唑林耐药率均超过80%,因此,在治疗由大肠埃希菌引起的相关感染时,不能经验性选用氨苄西林、头孢唑林来抗感染治疗,该药需暂停使用,应选其他抗菌药物。临床常用抗菌药物左氧氟沙星、环丙沙星来治疗大肠埃希菌导致的泌尿道感染。本院2017年分离出大肠埃希菌对抗菌药物喹诺酮类环丙沙星耐药率为60.51%、左氧氟沙星耐药率为59.14%,因此,临床医生不能经验性选择喹诺酮类药物(环丙沙星和左氧氟沙星)来治疗大肠埃希菌引起的泌尿道感染,应参考药敏结果,在经验使用该类药物是,应留取标本进行培养。有报道[12]提到导致该类药物耐药率高的原因:环丙沙星和左氧氟沙星属于氟喹诺酮类,对大肠埃希菌耐药率高,可能与ESBLs 基因常与质粒介导喹诺酮耐药基因共存有关,在产ESBLs 的大肠埃希菌中,同时检测到qnr 基因携带及gyrA 基因和parC 基因变异, 而这些基因的存在和变异使得细菌对喹诺酮类药物高度耐药。我院2017年大肠埃希菌对阿米卡星耐药率为1.36%、头孢他啶耐药率为28.40%、哌拉西林他唑巴坦耐药率为2.53%、头孢哌酮舒巴坦耐药率为3%,临床上治疗大肠埃希菌感染时可以经验选择以上药物。但是,由于氨基糖苷类抗菌药物有较大的不良反应,主要为耳毒性和肾毒性,即使对阿米卡星有较高的敏感性,也限制了他们在临床上的使用。[13-14]所以,对于大肠埃希菌感染时,临床常选用加酶抑制剂的β-内酰胺类抗菌药物,因为该类药物能够与细菌产生的β-内酰胺酶牢固结合,生成不可逆结合物,从而保护β-内酰胺类药物不被破坏,以此对抗细菌的耐药性,临床则表现出较高的敏感率。

大肠埃希菌的耐药率对厄他培南和亚胺培南均为0%,目前大肠埃希菌对碳青霉烯类药物的耐药率较低,故厄他培南、亚胺培南西司他丁钠可作为重症感染治疗的首选,但其价格昂贵、抗菌谱广,抗菌效果极强,但不合理使用极易导致菌群失调造成二重感染,因此普通感染时不适宜用。[15]大肠埃希菌是临床常见的致病菌,医院应加强对多重耐药菌在医院感染的管理,从而有效的预防和控制多重耐药菌在医院内的传播,保障患者安全。严格按照《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要求,[16]严格执行抗菌药物分级使用管理制度和抗菌药物临床应用预警机制。避免由于抗菌药物的滥用而导致耐药菌的产生。

综上可得,本院20171月至201712月份共检测出大肠埃希菌514株,产生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的大肠埃希菌占的百分比为58.17%,对多种抗菌药物都有较高的耐药性,即临床上应合理使用抗菌药物,加强病原菌的检测,根据药敏试验结果优化抗菌治疗(包括感染的严重程度、感染部位、患者的病理生理状况、药敏结果以及抗菌药物的PK/PD 特点),避免对耐药范围扩大。同时,应加强消毒和提高医务人员手卫生等宣讲工作,切断耐药菌株传播途径,防止患者院内交叉感染。

 

参考文献

[1周祥,惠红岩,岳双柱,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大肠埃希菌的感染分布及耐药性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5,42(23):4383-4350.

[2张波,董建明,李雯,肺炎克雷伯菌和大肠埃希菌的分布与耐药性监测[J]西北药学杂志,2016,31(6):640-642.

[3朱清,张驰,叶永生.泌尿外科老年患者尿路感染的临床特点与病原菌分布的调查研[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5,21(12):2822-2824.

[4]  谢艳红,匡金石,李艾红.尿路感染大肠埃希菌临床分布及耐药性分析[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3,10(7):795-796.

[5]  邓海清,张孝斌,程帆,.泌尿外科真菌感染病原菌分布及危险因素分析[J].武汉大学学报:医学版,2017,23(3):467-470.

[6黄钱珍,钱丽红,沈逸辛.2583株临床致病菌的分布及其对抗菌药物耐药性分析[J].抗感染药学.2017.14(2):261.

[7徐羽中,李孜,何臣,呼吸道感染标本中产ESBLs酶的大肠埃希氏菌与肺炎克雷伯菌的耐药性分析[J]海南医学,2013,24(18):2690-2692.

[8张雪飞,钟兰兰,肖胤勃,临床大肠埃希氏菌耐药性检测及超广谱β内酰胺酶流行病学调查[J]热带医学杂志,2014,14(6):721-724.

[9]  胡跃华.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大肠埃希菌耐药性分析[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3,10(10):1296-1298.

[10] 卫生部办公厅关于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09,19(17):2213-2214.

[11] 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总后勤部卫生部.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15[S].2015.

[12] Riobot  EM, Fair MA, Gautum  R, et  al. Standardization of pulsed-field  gel  electrophoresis  protocols  for the subtypeing of Escherichia coli O157:H7,Salominella,and Shigella for Pulse Net[J]. Foodborne Pathog Dis, 2006,3(1):59-67.

[13] 邓旭平,余路,程君,.马鞍山市某医院2009-2010年随机月份革兰阴性菌耐药性分析[J].安徽医学,2012,33(10):1272-1275.

[14] 李建芳.超广谱β-内酰胺酶菌株研究及耐药性分析[J].中国实用医药,2015,10(11):182-184.

[15] 姚兴伟,李慧萍,杨曦明.153株大肠埃希菌和84株肺炎克雷伯菌耐药性分析[J]临床检验杂志,2010,28(4):318.

[16] 刘平华,刘海燕,杨亚彬,.某院2012年四季度细菌分布和耐药分析对策[J].云南医药,2014,35(5):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