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脏超声检查在不同时期糖尿病肾病患者诊治中的价值分析

时间:2019-09-27 10:48 来源:当代医学 作者:章江川

临床



(江西省九江市中医医院超声科,江西  九江  332000

The value of renal ultrasonography in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diabetic nephropathy at different stages

Zhang Jiang

(Department of Ultrasound, Jiujiang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Jiangxi Province, 332000)

 

摘要:目的  分析肾脏超声检查在不同时期糖尿病肾病患者诊治中的价值。方法2018120189月九江市中医医院收治的300例糖尿病肾病患者,根据尿白蛋白排泄率进行分组,分为ABC 3组,A组(<30mg/24h)、B组(30mg300mg/24h)、C组(300mg/24h),再选取同期健康体检者100例作为对照组,分析4组之间的肾脏长径、皮质厚度、髓质厚度指标。结果  A组糖尿病肾病患者肾脏长径大于其他3组;B组患者髓质厚度、皮质厚度小于对照组健康体检者;C组糖尿病肾病患者肾脏长径、皮质厚度、髓质厚度均小于对照组(P0.05)。结论  通过采用肾脏超声对不同时期糖尿病肾病患者进行诊治,利于早期发现糖尿病肾病,对于临床治疗和诊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值得进一步推广和应用。

关键词:肾脏超声;不同时期糖尿病肾病;诊治;价值

糖尿病肾病近年来发病率呈上升趋势,为糖尿病常见并发症,易导致人体肾功能损害,危及患者生命[1]。而通过采用肾脏超声检查,不仅能准确检查出人体肾脏的异位性病变或者实质性病变,还能反映人体肾脏受损情况,对控制患者病情十分重要[2]。因此,本院对肾脏超声检查在不同时期糖尿病肾病患者诊治中的价值进行分析,见本文研究详细描述。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选择2018120189月九江市中医医院收治的300例糖尿病肾病患者,根据尿白蛋白排泄率进行分组,本次研究所有受检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经过本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和同意。排除标准:①免疫性疾病、其他感染性疾病;②血液疾病。纳入标准:①患者均符合糖尿病肾病诊断标准;②患者年龄在40岁以上[3]

A100例,男50例,女50例,年龄4180岁,平均年龄(59.01±1.15)岁。B100例,男51例,女49例,年龄4280岁,平均年龄(59.12±1.26)岁。C100例,男52例,女48例,年龄4381岁,平均年龄(60.01±1.01)岁。对照组100例,男48例,女52例,年龄4280岁,平均年龄(60.12±1.02)岁。A组、B组、C组糖尿病肾病患者、对照组健康体检者的平均年龄、性别等资料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A组、B组、C组糖尿病肾病患者、对照组健康体检者进行肾脏超声检查,使用本院提供的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探头频率在2MHz5MHz之间,首先对受检者肾脏皮质厚度、肾脏长径、髓质厚度数据进行检测,然后对肾主动脉、叶间动脉、段动脉血流充盈情况进行观察,使用频谱多普勒检测SRAMRA血流参数[4]。将4组受检者的检测结果详细记录。

1.3  观察指标  对比A组、B组、C组糖尿病肾病患者、对照组健康体检者的肾脏长径、皮质厚度、髓质厚度。

1.4  统计学方法  本研究数据均用SPSS25.0统计软件处理,本次研究肾脏长径、皮质厚度、髓质厚度指标对比不同,使用F检验,以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A组糖尿病肾病患者肾脏长径大于B组、C组糖尿病肾病患者、对照组健康体检者;B组患者髓质厚度、皮质厚度小于对照组健康体检者;C组糖尿病肾病患者肾脏长径、皮质厚度、髓质厚度均小于对照组健康体检者(P0.05),见表1

分析A组、B组、C组糖尿病肾病患者、对照组健康体检者的肾脏长径、皮质厚度、髓质厚度

组别

例数

肾脏长径(cm

皮质厚度(cm

髓质厚度(cm

A

100

11.46±1.25

2.16±0.20

0.83±0.24

B

100

10.02±1.19

1.43±0.45

0.62±0.25

C

100

8.03±0.98

1.05±0.25

0.45±0.21

 对照组

100

10.27±1.58

2.15±0.46

0.85±0.26

F

 

5.2145

6.2157

4.1205

 

讨论

糖尿病为全球的多发病和常见病,是导致慢性肾脏疾病进展高危因素,近年来糖尿病肾病随着糖尿病发病率而不断增加,临床学者认为糖尿病患者肾脏结构随着糖尿病肾病的病情进展易发生变化,并且人体肾脏血流动力学异常比微量白蛋白异常较早出现[5]。糖尿病肾病为糖尿病严重并发症,人体肾功能不全为终末期表现,以毛细血管基底膜增厚、弥漫性肾小球硬化作为病理性特点,易导致人体肾血管灌注发生变化,上述病变过程易对人体肾功能造成损害,而早期诊断糖尿病肾病,并进行科学合理的治疗方式,能显著改善糖尿病肾病患者的预后[6]。因此,本院对肾脏超声检查在不同时期糖尿病肾病患者诊治中的价值进行分析,探讨肾脏超声检测的效果。

临床以往评价糖尿病肾病一般使用血尿生化指标或者肾活检,虽然能对患者病情症状进行判定,但是肾活检为有创检查,其不具备早期筛查的相关条件,而血尿生化指标无法对人体肾脏变化直观反映,从而导致血尿生化指标或者肾活检的应用受到限制[7]。通过应用肾脏超声检查,取得显著效果,在本次研究中尿白蛋白排泄率30mg/24h的患者肾脏实质大小回声和正常人体无显著差异,而尿白蛋白排泄率在30mg300mg/24h的患者以及尿白蛋白排泄率300mg/24h患者均具有肾脏萎缩情况,其主要是由于人体病情发展,导致肾脏实质不断变薄,呈现弥漫性受损[8]。从而提示糖尿病肾病患者在早期自身肾脏体积增大过程为可逆性,肾脏体积首先增高、然后萎缩减小,皮质厚度、髓质厚度逐渐变薄,随着糖尿病肾病患者病情进展,人体肾功能逐渐衰落,导致肾实质、皮质厚度、髓质厚度损害,而糖尿病肾病患者症状越严重,患者肾血流动力学改变十分明显,主要是由于患者病情严重从而导致肾脏高灌注状态加重,微血管内皮受损后导致人体管腔闭塞,使肾内血流量逐渐降低,从而导致血流动力学指标发生改变,同时糖尿病肾病患者血流动力学指标改变和人体肾功能损害程度具有密切相关性,因此对人体血流动力学改变和肾脏结构早期检测,能早期预测人体肾脏损害,从而预防糖尿病肾病发生,利于为患者后期治疗提供有利依据[9]。随着糖尿病发病率不断上升、糖尿病肾病发生率也不断增加,早期对糖尿病肾病患者肾脏损害程度进行评估十分重要,而肾脏超声检查为一种重复性强、无创、安全的检查方式,能准确、及时诊断人体肾脏损害情况,对糖尿病肾病患者预后评估和分期治疗具有重要的意义[10]

经研究表明,A组糖尿病肾病患者肾脏长径大于其他3组;B组患者髓质厚度、皮质厚度小于对照组健康体检者;C组糖尿病肾病患者肾脏长径、皮质厚度、髓质厚度均小于对照组(P0.05)。

综上所述,通过采用肾脏超声对不同时期糖尿病肾病患者进行诊治,利于早期发现糖尿病肾病,对于临床治疗和诊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值得在临床中推广及运用。

参考文献

[1]魏秋菊,李红,杜菲,.肾脏超声检查在不同时期糖尿病肾病患者诊治中的价值[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7,37(2):350-352.

[2]朱继红,文珂,陈英红,.不同时期糖尿病肾病患者肾脏超声检查的比较[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5,25(29):94-97.

[3]张秀丽,张艳,王学清,.彩色多普勒超声评估厄贝沙坦对糖尿病肾病大鼠肾脏血流动力的影响[J].中国实验诊断学,2016,20(4):533-536.

[4]郑一君,陈庆,龚丽萍,.不同病理分期的糖尿病肾病超声弹性表现[J].中国超声医学杂志,2016,32(7):622-625.

[5]叶娜,车岩,陈爱荣,.超声在糖尿病肾病诊断中的应用价值[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4,14(17):3380-3384.

[6]付晓丹,王艳滨.声触诊组织定量技术评估2型糖尿病肾病患者肾脏弹性[J].实用医学杂志,2015,31(1):81-83.

[7]Bock F, Shahzad K, Wang H, et al. Activated protein C ameliorates diabetic nephropathy by epigenetically inhibiting the redox enzyme p66(Shc)[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13,110(2):648-653.

[8]李莉,陈斌娟,林志艳,.超声造影定量分析技术联合血清胱抑素C及β2微球蛋白在糖尿病肾病早期诊断中的价值[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6,36(19):4781-4782.

[9]宋旭光,杨益虎.彩色多普勒超声对2型糖尿病肾病的诊断价值[J].中国中西医结合影像学杂志,2014,12(1):80-81.

[10]Lim JH, Youn DY, Yoo HJ, et al. Aggravation of diabetic nephropathy in BCL-2 interacting cell death suppressor (BIS)-haploinsufficient mice together with impaired induction of superoxide dismutase (SOD) activity[J]. Diabetologia: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Diabetes and Metabolism = Organ of 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Diabetes (EASD),2014,57(1):214-223.